快捷搜索:  

网站时代来临 靠负重谋生的重庆“力哥”悄然转型升级

以“滑竿”“棒棒军”“挑水工”等为代表的(de)重庆“力哥”曾闻名全国,他(ta)们(men)以棍棒、绳索为劳动工具,靠负重劳动吃饭,为千家万户提供便利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随着网络时代的(de)来临,“力哥”们(men)有的(de)在景区做专职“滑竿”,有的(de)抱团跑货运,还有的(de)主动“触网”求变,借助互联网实现悄然转型。

近日,一位旅游博主在重庆武隆天生三桥旅行途中,将雇人(ren)抬轿上山(当地称为“抬滑竿”)的(de)视(shi)频(pin)上传到网络,随后遭到网友“花钱糟蹋他(ta)人(ren)尊严”的(de)指责。然而,也有更多声音认为,“你(ni)出钱,他(ta)出力,靠劳动吃饭为什么不可以”,提倡对(dui)劳动者给予平等的(de)尊重,看到他(ta)们(men)的(de)实际需求。

记者注意到,以“滑竿”“棒棒军”和挑水工为代表的(de)重庆“力哥”曾闻名全国,他(ta)们(men)以棍棒、绳索为劳动工具,靠负重劳动吃饭,为千家万户提供便利。鼎盛时期,这支队(dui)伍超过40万人(ren)。随着网络时代的(de)来临,不少游走在大街小巷的(de)“力哥”,逐渐发展出正规运营团队(tuandui)(dui),并借助互联网悄然转型。

网络“聚光灯”下的(de)滑竿师傅

随着互联网短视(shi)频(pin)的(de)传播,“抬滑竿”已经成为重庆各大景区的(de)一道人(ren)文风景,许多游客慕名前来打卡,也为不少力工提供了就业机会。其中,在天生三桥景区从事滑竿服务(fuwu)的(de)就有68人(ren),他(ta)们(men)的(de)年均收入在5万元左右,平时每天约有20人(ren)常驻景区,向游客提供服务(fuwu)。

据介绍,景区主要招收附近身体素质较好(hao)的(de)村民进入,由轿夫和游客自行商量价格,一趟收费不得超过400元。同时,景区方面不向轿夫收取任何费用。

“网络给我(wo)们(men)带来了生意,增加了收入,却也砸了我(wo)们(men)的(de)‘饭碗’。”在天生三桥景区从事滑竿服务(fuwu)多年的(de)倪师傅便是(shi)前述网络事件中的(de)轿夫之一。倪师傅告诉记者,近年来,景区轿夫“抬滑竿”的(de)视(shi)频(pin)经常出现在网络上,让不少年轻的(de)游客感兴趣,特意前来尝试,每月能有四五千元的(de)收入。

然而,由于网络上同时存在的(de)一些质疑,让部分想要乘坐滑竿的(de)游客感到害怕,担心被人(ren)拍下视(shi)频(pin)之后遭遇网暴。近日,“坐滑竿事件”的(de)持续发酵,造成了重庆武隆、奉节白帝城等景区轿夫业务量骤减。倪师傅说:“最近半个月,我(wo)一共只做了6单生意,收入只有1300元左右。”

该景区轿夫的(de)经历是(shi)重庆“力哥”一边吃到互联网“红利”,一边遭遇新烦恼的(de)缩影。记者在走访中注意到,对(dui)身处网络时代的(de)重庆“力哥”来说,互联网让他(ta)们(men)站在了“聚光灯”下,受到更多的(de)关注,给他(ta)们(men)带来了更多的(de)业务量、增加了收入,也让他(ta)们(men)成为了被热议的(de)对(dui)象,饱受“过分同情”的(de)烦恼。

倪师傅表示,希望网上传的(de)是(shi)“轿夫靠力气吃饭,游客付钱买服务(fuwu)”的(de)皆大欢喜的(de)内容,而不是(shi)出于过分同情而胡乱指责,“毕竟,我(wo)们(men)要靠力气养家”。

从“单打独斗”到抱团转型

尽管网络关注给“力哥”们(men)带来了新的(de)烦恼,其中仍有不少人(ren)瞅准了“互联网+”的(de)机遇,通过数字平台抱团转型。

“我(wo)们(men)靠一个扁担、两个绳子,就能挑起整个家庭,可随着时代的(de)进步,这种谋生方式逐渐被淘汰,不转型就意味着‘吃不起饭’。”今年48岁的(de)王强说。从2004年开始,他(ta)就是(shi)重庆“棒棒军”中的(de)一员,凭着年轻力壮、肩挑手扛一直干到了2016年,触摸过“力哥”的(de)黄金时代,也体会过“最后的(de)赞歌”。

随着年龄逐渐增加,体力下降,传统的(de)“棒棒”业务也有所减少,王强一直琢磨着谋一条新出路。“我(wo)当了十多年的(de)‘棒棒’,看着很多老兄弟,每天为了生计发愁,心里也不是(shi)滋味。”2017年初,王强与另外两名“力哥”凑了12万元,买来两台二手面包车,主要承接远程、大宗货物的(de)运送业务,月收入最高时达3多万元,比当“棒棒”高出了数倍。

2018年6月,王强看到了数字平台对(dui)运输业务的(de)推动效应,赶紧在几个网约拉货平台完成注册,以扩大业务来源,并叫来了3名还在做“力哥”的(de)老同行,组建(jian)了一家名为“强有力”的(de)搬家公司(gongsi)(gongsi)。他(ta)告诉记者,以前的(de)“力哥”都在单打独斗,如今,大家都开始抱团转型了。

“尽管还是(shi)在吃‘力气饭’,但收入比以往更稳定,并且在一起干活、挣钱,心里也踏实。”58岁的(de)廖秀海笑着说道,“以前雇主都叫我(wo)们(men)‘棒棒’,现在雇主称我(wo)们(men)为‘师傅’。”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在各大网约配送平台上,许多重庆当地的(de)搬家公司(gongsi)(gongsi)创办人(ren)都有过当“力哥”的(de)经历,其团队(tuandui)(dui)成员也多是(shi)“棒棒”、“滑竿”或挑水工出身。与此同时,不少还未转型的(de)力工,也建(jian)起了交流群,忙不过来时,大家就会在群里分享业务。

主动“触网”寻求职业变通

除了承接搬家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临时工作任务,部分仍在单干的(de)“力哥”们(men)也有了自己的(de)“触网”求变方法,即凭借经验优势(youshi)转行为外卖配送员。

9月15日下午2点,46岁的(de)周大友从渝中区解放碑的(de)一家奶茶店取走两杯奶茶后,骑着电动车往送货地址(dizhi)疾驰而去。30分钟后,奶茶如期送至客户手中,他(ta)的(de)手机立即显示出这一单的(de)收益为4.6元。

“同样是(shi)运货,4年前,我(wo)还要肩挑背扛,送的(de)货最重的(de)有一百多斤,最轻的(de)也有十几斤。”周大友的(de)老家是(shi)重庆巫溪县,曾是(shi)一名煤矿工人(ren),煤矿厂关闭后,便一直做临时工谋生。2011年,他(ta)来到重庆朝天门码头当起了“棒棒”。

刚到主城时,周大友给人(ren)送货平均每月能有四五千元的(de)收入。后来,随着网购和快递物流的(de)发展,“棒棒”的(de)业务越来越少,加上自己身体出了毛病,干不了重活,他(ta)在2018年购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,开始送外卖。

送外卖的(de)第一个星期,因为不熟悉导航软件,周大友收到了6次超时投诉,只挣了不到三百元钱。随着对(dui)软件和配送流程更加熟练,他(ta)的(de)收入有了明显提升,最多的(de)时候一个月能挣到8000多元。其他(ta)“棒棒”听说后,纷纷向他(ta)“取经”,原来长期在解放碑、朝天门游走的(de)十多名“棒棒”也放下了扁担,送起了外卖。

“重庆力工们(men)向‘新’而行是(shi)一种必然。”重庆市人(ren)社局相关工作人(ren)员认为,随着互联网的(de)深入发展,以及现代服务(fuwu)业等新业态的(de)加速成长,快递、闪送等新兴职业涌现,这让传统力工的(de)生存空间越来越小,转行转型的(de)趋势不可阻挡。

业内人(ren)士认为,不论是(shi)去景区做专职“滑竿”,还是(shi)开着汽车跑货运,又或是(shi)“触网”送外卖,重庆“力哥”们(men)的(de)转型既有被动卷入的(de)影响,也有主动求新求变的(de)考量。融入互联网时代,意味着“力哥”的(de)职业生涯有更多的(de)可能性,他(ta)们(men)的(de)就业状态也有更多机会得到改善和优化。

黄仕强 【编辑:陈文韬】

小岛康誉:“精绝国”是(shi)如何重见天日的(de)?

空间站与“卡脖子”,中国在警醒中争取“逆袭”

美联储年内第五次加息,鲍威尔讲话释放新信号

日本地方议会反对(dui)安倍国葬:这将强制国民表达哀悼!

一百家子拨御面:老味道挖掘文化新“IP”

对(dui)话丨王岚嵚:渴望有朝一日能身披国家队(dui)战袍

“十四五”老年人(ren)口将超3亿 “老有所养”如何保障?

彩礼中的(de)情理法碰撞:婚姻为何让彩礼“作主”?

为了让自己少熬夜 大学生花6个月时间(shijian)做了一款App

麻烦升级?特朗普及其三个子女遭纽约总检察长起诉

多地力推二手房“带押过户”,有什么好(hao)处?

“及时雨”继续下!国务院连派三批特殊工作组

“神笔马良之父”: 谁说中国没有童话

麦当劳重开基辅门店:重新开业之初将只提供外送服务(fuwu)

干旱致河床裸露 湖北石首保护区打井助麋鹿泥浴

巡天守护三十年:“生命之塔”助中国航天行稳致远

中国空间站即将建(jian)成 三步看中国载人(ren)航天30年

吉林“枪王”教官成警队(dui)标杆:但愿永远没有用枪时刻

滑竿,力哥,重庆武隆,景区,触网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12人留言! 共有:612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